第176章 第176章啧,美梦就是用来打破的_重生七零,搬空敌人仓库去下乡
海棠书屋 > 重生七零,搬空敌人仓库去下乡 > 第176章 第176章啧,美梦就是用来打破的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76章 第176章啧,美梦就是用来打破的

  取样很简单,只是在送东西的时候出问题了。

  小春现在也是犯人,想离开可不容易,庞洛根本不放人。

  要不是倒霉男子没有人照顾,他们都想把小春直接带走了。

  急的小春额头冒汗,好话说尽又跪又求的,也没得到庞洛的同意。

  没办法只能求其他看热闹的人帮忙说好话,都已经自首了,可不能继续这么倒霉啊。

  事不解决,他们都没机会进大牢,而且就算是进了大牢,有倒霉体质在,哪个大牢受得了。

  庞洛觉得他们是在搞封建迷信,根本不信他们说的话。

  于是就有人出主意,既然是封建迷信,那就陪着他们一块去呗,正好还能趁机多抓一个人。

  这主意出的,大春都想跳起来打人了,这也太损了吧。

  庞洛却觉得可行,于是带着三人去往破庙,在他们身后还不远不近的跟着一群爱看热闹的。

  一行人紧赶慢赶花了近一个小时,这才来到了城西的破庙。

  这时候已经是深夜,夜空中偶尔有几个星星眨眼,伴着远处的几声狗叫,黑夜更显神秘。

  庞洛打着手电筒问:“放在哪儿?”

  “只要放到供案上就行了。”大春从口袋里取出东西,在庞洛的眼神示意下放到了供案上。

  “这样就行了吗?”庞洛问,觉得这事很儿戏。

  放在这里也不怕调皮的孩子进来取走。

  只是还不等大春回答,放在供案上的东西却消失不见了,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。

  这一手震惊的小春连退几步,一个不小心摔了一个屁股墩,他下意识的请罪。

  “大师,对不起,不是我想让他来的,是他自己死皮赖脸跟过来的,您可不能因为这事不帮我们解决麻烦啊。”

  “对对,不是我们让他来的,都是他自己硬要跟来,您要怪就怪他。”

  段大娘赶紧接话,恭敬的把段林的血,头发与十块钱放在了供案上,然后不错眼的盯着。

  于是让段大娘震惊的事发生了,那三样东西在她的注视下瞬间消失不见。

  这可把段大娘吓的不轻,赶紧跪下请罪。

  反正只要把责任推到执法员身上就对了,她可是无辜的很。

  庞洛站在供案旁边,那叫一个无语啊,要不是他想看出问题出在哪儿,定要回上几句。

  接下来是周婶子把东西放到供案上,她与其他人一样,也都死死的盯着,想看看东西咋消失的。

  可惜啊,四个人八只眼,一个也没看出东西是怎么消失的。

  不死心的庞洛还伸手在供案上摸来摸去,甚至是趴在地上检查供案下是否有机关。

  可是供案下面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,更没有机关暗阁。

  那东西哪去了?

  庞洛表示自己不信鬼神,真的不信,可是眼前这一切他也解释不了。

  就在供案上的阵法被激活后,修炼的许琳便察觉到了,她屈指一算露出笑容。

  既然那三个家伙配合投案,许琳自然不会食言。

  她从床上跳下地,立刻穿上鞋子,快速出了房间,眼神下意识的往通铺那边看一眼。

  咦,她今天好像没有看到宁小东哦?

  许琳的精神力往男生通铺那边一扫,炕上睡着周沉与吴岂,宁小东与房露都不在。

  想来房露又留在公社照顾杜勇了,那宁小东呢?是又去深山了吗?

  呵,还真够努力的,希望他能快点找到目标,最好与王明亮他们撞上。

  啧,如果宁小东前脚找到目标,后脚被抓,不知道宁小东是个什么表情呢。

  这么一想许琳居然还有点期待。

  算了,不管那家伙了,许琳赶紧翻墙出了知青院,一路急行往村外跑。

  出了村子,许琳正准备放出取出自行车赶路,却听到前方有脚步声传来,许琳立刻闪身进了树林。

  过了约有几分钟的时间,许琳看到一个身着军装的男子大步流星从树林旁边经过。

  这人是?

  许琳正待盯着对方打量,发惊讶的发现对方居然扭头看向树林。

  那犀利的眼神让许琳一挑眉头,只一个眼神就能看出对方不简单,不是普通的兵。

  这不会是钱丽期待的救兵吧?

  许琳下意识的进入空间,就在许琳进入空间的功夫,那人转身走向树林。

  他在树林转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异常,这才眼带怀疑的走出树林,嘴里喃喃,难道是感觉错了?

  在空间的许琳惊出一身冷汗,还好她闪的快,要不然就要打个对面了。

  这人的警惕性也太强了。

  直到对方消失在村口,许琳这才出了空间,她不敢骑上自行车赶路,只好迈开双腿一路狂奔。

  一直奔出二里地,许琳这才瞅了一个无人的机会放出自行车,骑驰而去。

  凌晨三点多,许琳出现在破庙附近,让许琳惊讶的是,破庙不远处居然有人守着。

  仔细一看还是熟人。

  啧,庞洛这是什么命啊,才从富态女人那里蹲坑出来,又跑到这里蹲坑,这是与坑有缘啊。

  庞洛:......你才与坑有缘!

  还不知道是谁害的自己大半夜的蹲坑的庞洛也很无奈,

  他张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使劲甩下脑袋,强迫自己清醒。

  他倒要看看是谁在这装神弄鬼,欺骗世人。

  最好别让他抓住,否则定不会轻饶了对方。

  吸吸鼻子,庞洛觉得自己大概也许可能要感冒。

  许琳隐身进入破庙,从法阵里取出三人的物品,然后又无声无息的离开。

  破解秦芳的术法在哪儿都行,不过许琳坏心的想听到秦芳的惨叫,想看到秦芳的狼狈。

  于是她又一路急行奔回了知青院,那时候已经四点多了。

  这个时间点正是大家伙睡的很沉的时候,许琳的精神力扫过隔壁,发现秦芳睡的很香。

  也不知秦芳在睡梦里梦到了什么好事,居然笑成了一朵花。

  啧,美梦就是用来打破的,许琳当下决定现在立刻马上破了秦芳害人的术法。

  倒要看看被反噬的秦芳还能不能笑出来。

  随手拿起倒霉男子的血与头发,许琳双手结印嘴唇默念开始施法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macs.org。海棠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kmacs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