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第236章怎么可能是秦芳?_重生七零,搬空敌人仓库去下乡
海棠书屋 > 重生七零,搬空敌人仓库去下乡 > 第236章 第236章怎么可能是秦芳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36章 第236章怎么可能是秦芳?

  压着火气,杜勇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什么对我动手?”

  “动手?”苏母嫌弃的上下打量杜勇,“你也配?”

  五个字,两个问号,问的杜勇脸更青了,所以他连让人家动手都不配吗?

  妈蛋,太欺负人了,杜勇很想雄起,很想指着苏母的鼻子骂,可是他不敢,也不能。

  还是那句话,眼前的女人通身透着贵气,他得罪不起。

  “你是杜勇吗?”

  苏母高傲的语气听的杜勇很不舒服,却不得不点头承认。

  “我是杜勇,你们找我什么事?”

  “我是苏亮的母亲,苏亮的事你听说了吧。”

  苏母盯着杜勇的眼睛问,看到杜勇的瞳孔一缩,苏母断定杜勇应该知道一些内幕。

  她也不绕弯子,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你知道是谁害的我儿?”

  虽是问话,眼神却透着杀气,盯着杜勇的眼睛出言威胁,

  “你最好说实话,欺骗我的下场,我相信你不愿意面对。”

  杜勇沉默,杜勇沉默的想自闭,他一个伤残人士,怎么会知道是谁害的苏亮。

  不对,或许他知道,可他能说吗?

  苏亮的家世不简单,那秦芳就简单了?

  一个间谍的女儿,居然没有受到连累,还被人护在手心呵护,没点地位谁愿意保她?

  “杜勇,我劝你识相点,别逼我动用关系,那后果你真的承担不起。”

  听着苏母的威胁,杜勇低下头自嘲的笑笑,是啊,不管是谁他都得罪不起。

  而且他这样也是秦芳害的,可是自打回到知青院,秦芳却看都没看他一眼。

  道歉,更不可能道歉。

  一想到秦芳恶劣的态度,杜勇心里就升起一团火,他也想给自己讨个公道,可是他不敢,也没能力讨。

  但是苏亮的母亲或许有。

  既然如此,那他还有什么可思考,还有什么可犹豫的,借刀杀人的事,他会

  杜勇收拾好心情,抬头迎上苏母犀利的眼神,沉声道:“我怕我说出来你不相信。”

  “你不说,怎么知道我不信?”苏母反问。

  杜勇嘲讽的笑笑,很想来一句他说了也没有人信。

  他回到知青院后,跟他们说是秦芳害的他,可是没有一个知青相信。

  他本想借知青们的手逼着秦芳负责,结果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

  吴岂更是劝他别找事,秦芳与苏亮不是他能得罪的。

  万一把人得罪狠了,扣他一个传播迷信的帽子,他就完蛋了。

  杜勇知道他手里没有证据,按不死秦芳,也知道万一被扣上帽子,他就真的完蛋了。

  没办法,他只能忍着,他除了忍着还能做什么?

  哦对了,他还能恨,他平等的恨每一个知青,可也只能恨,啥也做不了。

  “我跟别人说,是秦芳害的我,没有一个人信我,我也拿不出证据。”

  盯着苏母收缩的瞳孔,杜勇恶劣的笑了,“如果我说苏亮是秦芳害的,你信吗?”

  不等苏母回答,杜勇自嘲的大笑,笑了几声后才继续说道:

  “你看,你不信的,你们都不信的,你们都被秦芳骗了,她根本没有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。

  可是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呢?

  不就是因为秦芳有一个好的家世,你们动不了她,所以你们只能装聋作哑。

  还有你的好儿子苏亮,他居然还威胁我不要乱说话,否则让我好看。

  呵呵,我都这样了,还能怎么好看?

  我身为当事人,我难道不知道是谁害的我吗?

  为什么我的指认你们都不信?”

  苏母没有回答杜勇的质问,她还在消化杜勇说出的消息。

  怎么可能是秦芳?秦芳与亮儿打小相识,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感情不是一般的好。

  他们都走到了谈情说爱的地步,要不是出了许成林那档子事,两人都要订婚了。

  这种情况下你说是秦芳害的亮儿,不仅苏亮不信,苏母也不大相信。

  可是看着杜勇那嘲讽的眼神,苏母的心里开始打鼓,不会真是秦芳干的吧?

  她图什么呀?

  “你知道秦芳去哪了吗?”苏母提着心问。

  “呵,我怎么可能知道她去哪儿,她那么神秘,那么厉害,她去哪你不应该问你儿子吗?”

  杜勇提到秦芳就是一肚子气,语气也变的不好,他盯着自己的双腿,

  “我就是秦芳害的,你们信也好,不信也好,我都不会改变说辞。”

  “你真是秦芳害的?”苏母怀疑的上下打量杜勇,“她是怎么害你的,你把过程讲一遍。”

  “我讲了,你能给我什么好处?”杜勇反问,“你也看到了,我现在就是这熊样,

  再差也差不到哪儿,没点好处,我凭什么要配合。”

  那副摆烂的无赖样让苏母不爽,不过也赞同杜勇的话,一个啥也没有的伤残人士,真的差不到哪去了。

  不差钱的苏母抽出一张大团结丢在地上,出言威胁。

  “这是你的好处,快点说出过程,若有隐瞒与欺骗,后果你懂的。”

  后果杜勇不懂,但是他能猜到没啥好果子吃,看着那张大团结,他想要更多。

  可是抬头迎上苏母嘲讽的眼神,杜勇心脏一突,知道不能太过。

  富贵人家最是受不得要挟,万一把人惹急眼,他落不到任何好处,还是见好就收吧。

  杜勇不承认自己怂,他觉得自己是识实务,于是把当初秦芳对她做的事讲了一遍。

  当听到秦芳为了哄杜勇答应借运,居然与杜勇有肢体上的亲密接触,

  还一口一个勇哥哥的喊时,脸都绿了。

  小贱人,真是个小贱人,不要皮脸的贱人。

  要是秦芳在苏母面前,她肯定会抓住秦芳的头发揍顿狠的。

  杜勇也没隐瞒自己接触秦芳,讨好秦芳的目的,他没想当秦芳的男人,只想借秦芳的手回城。

  哪里知道城没回去,人却倒霉不断。

  要不是后来请高人出手破了邪术,他现在还躺在医院的地板上呢。

  没钱住院的杜勇打了回城的申请,可惜他没有关系,家里人也不给力,到现在还没消息传过来。

  不过没消息也没关系,他都这样了,只要他烂的彻底,王庄大队肯定会主动送他回城的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macs.org。海棠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kmacs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