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那个小丫头片子是怎么做到的?_重生七零,搬空敌人仓库去下乡
海棠书屋 > 重生七零,搬空敌人仓库去下乡 > 第80章 那个小丫头片子是怎么做到的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80章 那个小丫头片子是怎么做到的?

  “你这么相信我,就不担心我也治不了吗?”

  许琳笑着反问,她的语气透着轻松随意,听的葛老眉梢一挑。

  都是千年的狐狸,谁还听不出谁的话外音啊。

  许琳能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说话,葛老觉得许琳这是看出了什么。

  他立刻期待的问道:“小许啊,你这是看出什么了?”

  “你们查出什么了?”许琳反问。

  “我们在司同志的身体里什么都没查出来,但是却在他的饮食中查到了毒素。

  之后的治疗也是从这方面入手,偏偏一点效果都没有。”

  葛老说起这事也很纳闷,真要是中毒,身体里应该有毒素活动才是,偏偏一切指标都正常。

  他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讲给许琳听,这才问道:“你到底看出了什么?”

  “我看出什么不能说,但是我能治,而且很快就能治好。”许琳小声道。

  “什么症状不能说?”葛老也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。

  “迷信。”许琳无声吐出两个字,葛老瞬间震惊脸,这还真不能说,说出来会惹大事的。

  “你要怎么治?”葛老问。

  “回春针。”许琳小声答,上次与孙老聊天后许琳就知道了,回春针在民间名声不显,

  但是在中医界却有一席之地,就是这针法太难施展与学习了。

  不夸张的说,现在的中医界已经没有了回春针的传人。

  当然了回春针是明面上的手段,暗中肯定要先把司战身上中的晕睡符解掉。

  这符特别歹毒,中招后会一直陷入昏睡,直到生机耗尽而亡。

  司战能活到现在,那是大家都没放弃他。

  不过许琳想到敌特的手段,她觉得也有可能对方是想在司战昏睡防御不严时,把人偷走。

 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,这就要看司战的价值了。

  当然这是许琳的猜想,是不是真的如此,谁也不知道,许琳也没往外说。

  葛老四下看看,病房内除了司战外,就他与许琳,葛老又小声问道:“真正的病因是什么?”

  “他中了昏睡符,只要把符解了,人就能醒来。”许琳小声答。

  葛老哦了一声,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看到他一点都不吃惊,许琳问道:

  “你见过这种符?”

  “没见过,但是我曾与一位符医交好,只可惜现在这情况,那位老友很难出山啊。”

  葛老说完一阵摇头,也不知老友现在的情况如何,他也不敢与对方联系。

  实在是符医这个词太敏感了。

  许琳耸耸肩,也只能送上同情,现在这情况,确实很难出山。

  而且对方的名声若是很大,估计现在正麻烦缠身自身难保呢。

  两人很快揭过了这个话题,葛老把自己手上未解的病例拿出来与许琳讨论。

  他想听听许琳的见解。

  没想到这一聊葛老也服气了,果然啊,少年出英雄,可不能因为别人年纪小就看轻他人。

  葛老一脸佩服的问道:“琳琳啊,你真的是自学成材吗?”

  “是啊,那医书还是我在废品站淘出来的。”

  这话许琳说出来一点都不心虚,没有重生前,她在许家的地位很低,

  可不得想办法多淘点好东西换钱,实在饿的不行了,她还能偷偷的买些吃的填肚子。

  否则就冲许家那一家子的做派,她早饿死了。

  葛老听的一阵心疼,既心疼许琳这个人,也心疼那些医书。

  那可是传家之宝啊,居然流落到了废品站,也不知有多少这等宝贵的医书毁在那里。

  另一边桃春秀跟着郑奶奶与于彤一块去体检,每一项检查桃春秀都是第一个过目。

  那是越看越心惊,他发现郑奶奶的身体也太好了吧。

  最重要的是碎片真的不见了,一块都没留下来。

  特别是那几处最危险的地方,别说是他,就算是他的老师出现,也没把握把碎片取出来。

  那个小丫头片子是怎么做到的?

  桃春秀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打击。

  就连三观都受了冲击,他真的怀疑中医有那么厉害吗?

  相比桃春秀的怀疑人生,郑奶奶与于彤就不同了,那是真的很高兴。

  两人盯着桃春秀,于彤一脸期待的问道:“桃医生,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郑奶奶更直接,挥着手说道:“能有什么问题,简直就是浪费时间,咱们赶紧回去,

  让琳琳给小战治疗,要不是耽误这么长时间,说不定小战已经醒了。”

  说完也不看桃春秀难看的脸色,快步往司战的病房赶去。

  病房内,除了许琳与葛老外,又多了两人,正是司战的夫人齐敏与儿子司寒。

  齐敏长相清秀,可惜生活给她的磨难让她看起来很疲惫,人很瘦,显得特没精神。

  司寒是个二十来岁的俊小伙子,他肩宽腿长,长身如玉,比那顶流男星还好看。

  一双魅惑众生的瑞凤眼,微微一笑时让人如沐春风,冷俊时又透着成熟男性的刚毅气息。

  纵使许琳见多了好看的男人,也不得不赞上一句长的真好!

  再看司寒的面相,三阳平满,人中较深,这是祖荫丰厚,一生福禄清贵的命数。

  可以说是顶顶好的面相了。

  此时齐敏与司寒听到司战有救时,两人表现的特别激动,特别是齐敏,眼泪那是哗哗的流。

  司寒是个男子汉,还是这个家唯一站着的男子汉,所以他的激动是内敛的。

  只是那双魅惑众生的眼神像是带着钩子似的盯着许琳,饶是许琳见多识广,也有点受不住。

  这男人太会勾人了,像个男妖精似的。

  若是司寒听到许琳的心声,定要大呼冤枉,他父亲都躺在病床上两年多了,他哪有心情撩人啊。

  许琳正想着要不要说两句时,耳朵一动听到了郑奶奶走来的声音,她立刻看向房门。

  很快郑奶奶与于彤两人出现,齐敏看到两人立刻上前道谢,不管司战能不能醒来,

  都得谢谢这位老姨与于彤这位姐妹。

  自打司战出事后,多少人疏远他们家,只有老姨坚持不懈的帮着找名医,时时刻刻想着他家司战,担心不比她这个夫人少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macs.org。海棠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kmacs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